会传染的冷漠

从今年2月开始,我因为课程繁忙,有时中午仅有不足一小时时间用于进餐,而不得不在工作日到学校对面的Subway(赛百味)就餐。在规律地前往这家快餐店半年后,我发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起初这家店的店员会向任何前来点餐的顾客问好;而半年后再看,亚裔面孔的顾客在很多时候便得不到问候了,而其他顾客依旧会得到问候。

这家店有许多顾客来自隔壁的语言学院,那里的学生素质实在令人不敢恭维——他们在语言学院面对大街的两个门前丢满了烟头,完全无视”No smoking within 5 meters”(此建筑周围5米禁止吸烟)的告示。而他们在Subway就餐时,从不回复店员的问候;点餐时,只说自己想要的食物,连一句 Can I get (a) … 或 May I have (a) … 都不加,显得十分生硬;而店员问他们想选择什么食材时,有些人甚至戴着耳机当起”低头族”,店员再三询问才给予答复,这对人是十分不尊重的。

久而久之,一些店员也对亚裔面孔的顾客没有了好感,也变得冷漠…… 或者说,被”冷漠”感染了。

但我同时也发现,我在就餐时不存在上述任何冷漠或不尊重他人的言行,店员还是会主动向我问好——当然,我也会回复他们。

面对这像病毒般快速扩散的”冷漠”,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恐怕只能防止自己”被感染”罢……想改变它,实在太困难。

加入对话

2条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