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澳洲三天

从10月2日15:00(当地时间,GMT+11,悉尼在实施夏令时)下飞机到现在,我撰写这篇博文,已经有三天多的时间了。简谈悉尼印象……

首先感到道路的质量和北京没得比——至少是悉尼南部,Randwick/Kensington地区是这样的。

没有dedicated的自行车道,便道向马路一侧倾斜,绿化带和便道间没有隔离栏,较高的灌木似乎也未被修剪过。

便道大多使用大块的水泥修建,看来年头已久远,其上布满龟裂,亦有因地下树根生长而隆起的部分,缝隙也大得很。也有部分便道使用沥青修建,其上布满补丁,颜色深浅、新旧交杂。总之是没见到有用砖修建的。

也许使用大块水泥或是沥青修建便道成本低,但比起砖块,我认为欲使其后期保持高质量,维护的成本反而更高。


进入旅店,发觉旅店采用的是国内罕见的共享卫浴(也许在青年旅社并不少见),但并不像外面的公共厕所,这里面只允许一个人使用,似乎也很注重隐私。而各处的房门,从对外的大门到后院的门,再到房间的门,使用的都是很Old-fashioned的锁具,也没有充当钥匙的智能卡,而进屋后需要按下其圆形把手上的按钮才能锁定。这种锁具在十多年前曾流行于中国,现在已十分罕见——因为其安全性较差。

众所周知,中国的公安部门将(用于住房大门的)锁具根据技术开锁的难度(所需时间)分为A/B/C三大类,其中C类最安全,而A类则已经被各种不法分子totally exploited了……如果将澳洲流行的这种锁具按此标准分类,恐怕连A-类都够不上吧……


寄宿家庭的host是中国(大陆)人,可以说是比较nice的。3号抵达后,她强调了在澳洲学习与自律的关联性与重要性——因为没有老师会push you,而如果你的GPA太低或slip away from class次数太多,会导致被开除。尽管和我母亲交谈时能使用中文,但她也仍要求我在未来生活中最大程度的与她使用英文沟通。

令我震惊的是竟然host family也使用与旅馆所使用的同类的锁具,我不免要问host难道不担心安全问题。而对方也解释称这边治安很好,社会平等程度更高——人们甚至不会用不同目光看待保洁工人和国家总理。也许,更加平等的社会和更完备的社会保障体系能减少某些人为经济目的而实施犯罪(不同于"经济犯罪")的可能性。

此外host还介绍,在澳洲配钥匙或换锁价格昂过,因为都要通过警察局指定的人士/机构来完成,而换锁还需在警察局备案。至于如果你不慎将自己锁在屋外,制定人士能在很短时间里不损坏锁具地打开门,这也间接证明这类锁具的脆弱性。

显然,当地政府/警察局严控开锁技术的知悉面,但我不认为这是一个终极解决方案。因为这类并非很高深或是很有在物质/知识上很难实现的技术,想控制并不容易。因而这样一个体系,如果有人想要打破它——比如一个动了邪念的、政府授权的锁匠,所能造成的危害是巨大的。而在中国,锁具厂商要与不法分子对抗,因而不断改良锁具,这样才是更大程度的/更根本的安全。


而在Randwick,除了一条商业街外,晚上大街上人很少,使得我晚上不太敢上街。这不同于在北京,即便是四环开外的一个不太新也不太高档的小区,晚上也仍有很多人活动。

而当地的司机似乎很有礼貌,当有行人通过时几乎是"无条件行人优先"。


现在已是当地时间近23点,因此先不写了……

T.B.C.

《抵达澳洲三天》有3个想法

    1. @路易大叔 : 其实我没有说【悉尼的道路质量比北京好】,而是【比北京差】
      的确,从车流量来看,悉尼(至少是南部)比北京低得多。

  1. 你观察很细致。
    希望随着你在当地居住的时间增多,能发现一些“闪光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