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稳定的威刚内存(以及原因分析)

注: 因CDN维护,图片暂未上传。

今年二月,我将一条16GiB, DDR4, 2400MHz的威刚"万紫千红"内存安装在自己的NUC(Intel的迷你台式电脑)上。在此过后,该电脑反复出现不稳定之情形,表现为操作系统突然卡死,我在该系统所运行的操作系统(Manjaro Linux)上启用了Kdump(类似Windows的核心转储,可用以在操作系统崩溃后分析原因),但却无法根据dump出的数据分析出任何有效结论。

结合自己维护计算机系统的经验,如看似由软件造成的问题无法稳定复现,或许应该考虑硬件问题。于是我尝试将该计算机上的内存和我的笔电(XPS15 9560,运行Arch Linux)中的内存彼此调换。在此过后,NUC再未出现类似问题,而表现完全相同的问题,"转移"到笔电上了——在对调内存之前,笔电从未有类似的故障。

由此地,大致认定(我未在更多计算机上测试,否则或可得到更具说服力的结论)是这条威刚内存的问题。我在数天前新购了一条较可靠品牌的内存,将其安装在NUC上,笔电换回原装内存,两台计算机皆未再发生不稳定之情形。

继续阅读“不稳定的威刚内存(以及原因分析)”

转载: 幼园摇号记

本文作者王宜楷,原发布于https://www.v2ex.com/t/587433,已获得转载授权。

笔者注: 正文及标题所提之"幼园",应为"幼儿园"。全文按照原文转载,未作修改。

 

教办幼儿园摇号未录取。公益性幼儿园摇号未录取。

成都市公益性幼儿园新生名单张榜公示,我们现居地附近公益幼园还有空余学位。补录是最后一丝希望。

妻子打电话催促我马上回家登记。

那会离下班还有三个小时。报名所需资料全在岳父家,来去路途辗转遥长。我还是先打电话咨询好了。幼园电话却一下午忙线。

下班后,我取回报名资料归家,翌日登记备用。

早上八点,昔日冷清的幼儿园门口早已人声鼎沸。家长弧形坐成五排,校门口几乎水泄不通。我问了几位家长。他们都是来给孩子补录登记的。有人通宵排队;有人登记过好几次;有人还在反反复复咨询相关事宜。大家像热锅上的蚂蚁,闷得透不过气。

妻子来电:“情况怎么样?”

我:“两百多人报名摇号。”

妻子:“我让你早点想办法!早点来登记。你就是不信。你说现在怎么办?”

我:“昨天没办法登记。资料没带过来。”

妻子:“你说现在怎么办?”

我:“我给儿子报私立幼儿园算了。”

妻子:“你不打算登记了?”

我:“摇号命中机率太小。”

妻子:“机率再小。你也得试一试!”

我:“不想试了。我去上班了。”

妻子:“你请一天假要死?”

我:“难得摇了。人真的太多了。”

“你爱咋办就咋办!”

妻子匆忙挂掉电话。我在校园门口踟躇了片刻。黑压压的人群让我有些怯怕。我内心焦虑的不知如何表达。可惜儿子失去机会;摇号命中机率渺茫;我究竟应该怎么办?我不得不向现实妥协。

我转身去向地铁站。头脑一片空白。

突然妻子又来电了。 继续阅读“转载: 幼园摇号记”

比起Chrome,也许Firefox是更好的选择

近日我意外发现,Google的广告服务似乎可以绕过Chrome浏览器的隐身模式,对我进行追踪。

我使用一个美国的IP地址,却在Chrome的隐身模式下不断收到一些与澳大利亚相关的广告内容——如当地的留学生学习辅导服务,当地政党的宣传广告等。

我不清楚Google Chrome浏览器是否与之有关联——网路上一些文章持有这种看法[1],但我未能加以验证。

当然,Google也可能是基于我的(固定的)IP地址完成的追踪。

或许我应该用Mozilla Firefox作为主力浏览器,它是一个自由与开源软件(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比起具有商业行为的Google,或许前者没有帮助商业公司追踪网路用户的动机。


[1] Google Data Collection

不能更傻逼一些的微软设计

鉴于笔电曾在2018年8月损坏并不能使用长达三星期,不久前,我购买了一台Intel NUC(NUC8i5BEH)作为留学期间使用的台式机。我在当地购买了一台24' 1080p的IPS显示器。但看到该电脑店销售的无线键鼠(我不希望桌面上有繁冗的线缆)实属昂贵,故决定托我母亲帮忙,从国内京东网购买,并通过跨境物流送抵悉尼。

经过一番筛选,我选中了Microsoft Wireless Desktop 900这套无线键鼠——经过初步筛选后,它拥有最接近标准104键的键盘。

然而收到货后却发现,这套装中的键盘却有两个严重的问题:

  1. F12的右侧有一个"计算器"按钮,我又经常使用浏览器的"开发者工具",这经常导致误触。最上一排采用非标准键位,比添加一些功能键更加令人作呕。
  2. Num LockCaps Lock没有指示灯

前者暂且算作我的全责,因为挑选时不足够细致;而关于后者,微软官方是这样回应的——

Hi,

Wireless Desktop 900 is contemporary and minimalistic, with quiet-touch keys for a serene typing experience and a full-size mouse that provides comfortable and precise navigation. It also includes Advanced Encryption Standard (AES), that is designed to help protect your information by encrypting your keystrokes.

As for your question, the Wireless Desktop 900 has no CapsLock LED indicator, as well as a NumLock LED indicator unlike other keyboards.

If you have any other queries, let us know.

中译:

你好,

Wireless Desktop 900 采用现代的简约设计,键盘可提供安静的输入体验,全尺寸鼠标提供舒适的手感和精准的定位。它采用高级加密标准(AES)来保护信息。

对于你的问题,与其他键盘不同,Wireless Desktop 900不具有Caps Lock和Num Lock指示灯。

如果你有其他问题,请提出。

https://answers.microsoft.com/en-us/windows/forum/all/microsoft-wireless-desktop-900-caps-led-indicator/918e2385-613b-4991-af9b-cfbe264e2c2c

第一段话与其说是对问题的解答,不如说是对这套电子垃圾的无耻宣传。"简约"、"极简主义"的定义,难道是取出一件产品本应有的功能,令使用更加困难?

如此傻逼的设计,除了微软公司还有谁能做得出来?


在调整桌面布局后,我发现了这套键鼠的第三个问题:

-TBC-

会传染的冷漠

从今年2月开始,我因为课程繁忙,有时中午仅有不足一小时时间用于进餐,而不得不在工作日到学校对面的Subway(赛百味)就餐。在规律地前往这家快餐店半年后,我发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起初这家店的店员会向任何前来点餐的顾客问好;而半年后再看,亚裔面孔的顾客在很多时候便得不到问候了,而其他顾客依旧会得到问候。

这家店有许多顾客来自隔壁的语言学院,那里的学生素质实在令人不敢恭维——他们在语言学院面对大街的两个门前丢满了烟头,完全无视"No smoking within 5 meters"(此建筑周围5米禁止吸烟)的告示。而他们在Subway就餐时,从不回复店员的问候;点餐时,只说自己想要的食物,连一句 Can I get (a) ... 或 May I have (a) ... 都不加,显得十分生硬;而店员问他们想选择什么食材时,有些人甚至戴着耳机当起"低头族",店员再三询问才给予答复,这对人是十分不尊重的。

久而久之,一些店员也对亚裔面孔的顾客没有了好感,也变得冷漠…… 或者说,被"冷漠"感染了。

但我同时也发现,我在就餐时不存在上述任何冷漠或不尊重他人的言行,店员还是会主动向我问好——当然,我也会回复他们。

面对这像病毒般快速扩散的"冷漠",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恐怕只能防止自己"被感染"罢……想改变它,实在太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