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两周年记

这文章本应作于2018年6月8日的,但因彼时正忙于期末考试备考事宜,故未撰写。

不得不说,2016年6月8日,可能将是一个令我在整个学生时代都无法忘记的日子,因为它在某种意义和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未来的轨迹。

那年高考我考得621分,这个成绩在班级及年级里似乎不算差(我是在2号实验班,但那年1号实验班考砸了),然而它却正好将我卡在一座分水岭。

当年我希望报考北京化工大学,但高考成绩出来后,我对照全市排名,发现我的排名比2015年北化在北京录取线所对应的排名略低数十,心理着实不安。将北京化工大学填写为第一平行志愿后,又填写了北京工业大学作为第二平行志愿,其他四个则填了一些"充数"的高校(其中有清华大学等我不可能考上的)。

其后我不知又怎么搭错筋,把提前批B类(双培/外培)中的北工大-北科大的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填写了。令我没想到的是我真的被该双培项目录取,因而也取得了在北科大借读三年的机会。但后来的一切证明,我不仅没得到我所想要的;相反地,这里的环境令我一刻都呆不下去——开学前军训时,某些同学和辅导员的做法便令我有此感受。

……


而高考前,我的语文和英语水平不佳,上高中以来数学也学得不比初中时期那样好,由此地,理综便成了我几乎唯一的提分手段,而且几次模拟中我的理综成绩也都帮我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排名——似乎想要在理综上多得分/少失分比在语文或英语上容易得多。却不想,那次理综题我因写错两个字失去10分。

物理的最后一题的第(2)问,讲的是"光镊效应",即两束(激)光透过(透明)球时,光束被折射而改变方向,小和光束间存在相互作用力。问当光束方向相同,但强度相同/不同(两问)时对球作用力的方向。

这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向量(矢量)加和的问题。结果我却答成了球对光束的作用力方向(即将方向写反了),导致失去10分。

起初我不敢相信我的理综成绩。直到我交费申请阅卷,才发现若有那10分,理综的物理部分就满分了。

倘若有那10分,我恐怕也不用担心考不上北化,而大脑抽筋地填写那个提前批了。很大程度上来说,两个字,10分,改变了我未来的轨迹……

踩进了一个叫做"思杰马克丁"的粪坑

近日出于开发工作的需求,我计划使用目录对比软件Beyond Compare 4。本想尝试其有无中文版本,却不料因在搜索引擎中添加中文版这一关键字,而踩进了"思杰马克丁"这个粪坑。

下载完毕后准备安装,计算机却弹出警告,称该软件的数字签名证书不受信任。我这才发现问题。

原来是因为"思杰马克丁"二次打包的安装程序使用的是"沃通"签发的数字签名证书——"沃通"的所有CA证书已被我拉进黑名单,其曾被曝光因管理不善导致错误签发大量证书(包括申请二级域名时签发了顶级域名的证书等);还曾为商业目的发送垃圾邮件,污蔑免费的、自动签发的CA——Let's Encrypt不安全;其背后大股东为十恶不赦的流氓软件公司"奇虎360"。

正是因为沃通证书在我的计算机上被吊销,才导致了这个错误。幸好有这个错误,才没让我把被二次打包过的、有夹带私货嫌疑的"思杰马克丁"垃圾软件装进计算机。

Beyond Compare的官网:https://www.scootersoftware.com

"思杰马克丁"搞的官网:http://www.beyondcompare.cc/

论权利与义务

2018年1月1日,我重回澳大利亚继续我的语言课程,并搬进了我在2017年7月预定的、位于校园内的宿舍。其基础设施相比我所在的寄宿家庭好很多,但仍有一些令我不太满意之处——由于这不是这篇文章的主题,故不再赘述。

2018年2月,语言课结束,我也顺利地通过期末考核并取得达到大学要求的成绩。在准备回国过年之际,我准备打扫房间,包括用吸尘器清洁地毯。可不知为何吸尘器几乎没有作用,完全无法除去地毯上明显的污物。我只得用粘毛滚,花近2小时将不足10m2的房间清理干净。


今天晚,又是一个偶数周末,我是要例行全面打扫卫生的。这回我再次尝试使用吸尘器,仍有相同问题。观察吸尘器储藏灰尘的透明箱,我发现了原因。

这个箱子几乎满了,连人手伸进去都很难触及的风路内圈都被污物填满。密度高到无法将其倒出,令我只得用手将其掏出。这些污物装满了两个大塑料袋,重量约1.5kg。灰尘则多到打开盖子后轻轻一碰,周遭便暴土扬烟。

而另一台吸尘器情况更为严重,出于个人健康考虑,我并未清洁它——其只要运行起来,便散发出令人作呕的、微生物降解有机物的气味;观察其储藏箱,可见其内壁附着许多霉点。

我之所以查看另一台吸尘器,是因为第一台吸尘器或因电机过热而在短时间内无法运转。由于其两侧的过滤网也布满灰尘,使得气流难以通过,这或是电机过热的原因(交流电机的外壳一般不封闭,转子上带有扇叶,通过自身旋转来散热)。

很难想象,某些人在享受权利的同时,是否有想过尽所对应的义务?

这两台吸尘器,我甚至有理由相信它们从被配发至这个宿舍,就从未清理过。在这个宿舍住过的若干人,享受了使用它的权利,难道就不尽一点义务,在使用后将它清理干净吗?

倘若每个人在享受权利的同时,都履行了与之关联的义务,这种情况还会出现吗?

如此的社会责任感都没有,很难想象某些人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

2018年5月4日22时30分|作于(再次)用粘毛滚清洁地毯后